舞蹈猫

男人与舞蹈

bosco 2017年12月01日 舞蹈知识 141 0

在东方文化观念和现状中,除专业舞蹈的从业人员外,一般来讲,男人们大都没有钟情于舞蹈的爱好,他们也许会喜欢体育运动中的各种球类,或是对身怀绝技的武林散打高手心怀敬佩和向往,但不管什么类别的舞蹈,适逢观赏一下是可以的,但要讲有什么特别的兴趣,那就根本谈不上了。而女人们则不同,无论是尚处在幼儿时期的女童还是上升为奶奶级别的高龄妇女,绝大部分的人都极其喜欢在音乐声中手舞足蹈。不信你看,遍布各地的少儿舞蹈培训班里几乎是清一色的女孩子,已进人老龄社会的我国无数老年大学的民族舞蹈培训班的报名处,全是风韵不在的大妈爱好者在那里拥挤排队;而全国各大、中、小城市的市民广场上,那些勇于在公共空间里整齐划一自娱自乐的广场舞人群难道不也都是由中老年妇女组成?女人是舞蹈天生的实践和表现者,她们对舞蹈的钟情和爱好与生俱来,这是女人和男人在天性上的不同。但你要讲男人和舞蹈一点关系也没有,那倒不是,男人不跳舞却也愿意欣赏舞蹈中的女人,如果是事业成功的精英,一般来讲,也容易喜欢擅长舞蹈的女人。你看不论是有着政、商、文化各界知名领袖人物出席的盛大节日庆典,还是在不同兵种的军营为部队战士进行的慰问演出,少了美丽绝伦的女子舞蹈作品是不可想象的。你说男人要不喜欢看,演出编导要安排那些令人目不转睛的女子舞蹈阵容上台干什么?因此,女人舞蹈,男人欣赏,这是在东方舞蹈文化里男女各自的角色定位。如果反过来,当然笔者说的仅仅只是业余爱好,女人去跑步打球很正常,但你能想象各行各业中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去学跳芭蕾舞或民族舞吗?自然,在市民广场以及各类业余文艺演出队中也有少数男人的身影,但这些寥若晨星的“洪常青”虽然在自身舞蹈团队中大受欢迎,但他们在其他社会群落的男人世界里,往往是属于边缘地带的角色,虽然这也不能说是绝对如此,但一般来讲,可能还是个不争的事实。因此,男人一般不跳舞,作为一个社会主流或成功的文化人那就更不会去手舞足蹈了,这种情况在我们东方国度里古往今来都是如此。


我们不妨把话题扯远点,请大家的眼光一起朝古代看去:汉高祖刘邦会击缶为舞姿婀娜的戚夫人敲打节奏,唐明皇会作曲敲磬,但舞动《霓裳羽衣曲》的,还是色艺俱佳舞姿曼妙的杨玉环。在我国杰出历史人物的长卷中,如果要画一幅唐代诗仙李白或是南宋名将岳飞的工笔画,里面人物手中的道具可以是酒杯、书卷、长剑,在朦胧月色中或秋风萧瑟里,他们徘徊的身影和仰天长啸的髯发,绝对是最能表现他们俊逸潇洒和气贯长虹的风韵全图,但如果要他们抬腿蹬足的长袖起舞,那就没有任何道理了。走进近现代长廊,来到《安源》的油画前,我们看到,那辽阔山川上涌动着层层白云,在这种苍茫背景的衬托下,中流砥柱的身材显得特别伟岸魁梧,他右臂夹着的油布红伞一定是寓意着年轻的他时刻准备抵御欲来的狂风暴雨。如果让画笔把红伞换成广场舞的大折扇,上面还缀着同样色彩的红绸布,虽然视觉效果也颇为强烈,但这种风马牛的置换未必就太恶搞了。当然以 上这两种假设比喻乃是用了当今电视主持红人孟非和乐嘉之流特有的搞笑句式,他们聪明、狡黯的即兴发挥有着瞬间让众人喷饭的效果,笔者用这种假想的挪位虚设无非就是为了说明,在我们东方传统的文化观念里,男人不大容易和舞蹈有什么关系。东方杰出伟大男人的经典形象即便不是创立周易卦象的先哲,也是散发弄舟、采菊东篱下的诗人,再者便是金戈铁马保卫国土的将军和风萧萧兮的壮士,在东方男人生命表达与诉求的形式里,如需承载哲思、诗意和豪情,完全可以在行文、书法与绘画的天地里恣意挥洒并沉淀为文化艺术精品而流传百世,若要用七尺身躯去翩翩起舞,那只能是敦煌飞天的事了。因此,东方的男人基本不用舞蹈来表达自己,或者说,即便男人们可能去舞蹈,也不如女人那样能淋漓尽致地展现自己的才情和完全释放出特有的个性能量。


当然,以上说了这么多,也只是指东方的情形,而在西方,那就完全不一样了。且不说文艺复兴前后时期风靡欧洲各国的宫廷舞里面那些绝对少不了与贵妇淑女们结伴而舞的绅士,就说擅长舞蹈专业技能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四,他于17世纪中叶创办世界第一所舞蹈学校——皇家芭蕾舞学院时,男人就一直是舞蹈中的主角,过了半个世纪,才出现了女性职业舞蹈家,又过了半个世纪,女演员才成了舞剧中的主角。最早在西方,精于表现舞蹈艺术风采的是以法国路易十四为代表的男人,而当时的贵族骑士把掌握娴熟的舞步和精通骑术、剑术三样技能作为个人品行素质达标的身份标志,也是进人上层社会必不可少的硬性条件。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传人我国的国际标准舞,正是当年欧洲宫廷舞几百年后的华丽变身,我们国人在多年后目睹它的风采时,这种舞蹈全然已上升为专业技能高超的人体运动的艺术了。在国标舞的摩登舞里,起引领作用的男士分量可说是举足轻重,他带着自己的女舞伴创造出华美飘逸的舞蹈美境,也使男人和女人同时成为了舞蹈中的主角。男人在优美的旋律下轻快地运步摆荡,使自己男性的阳刚帅气在女舞伴柔美曼妙的身段衬托下愈发显得潇洒俊逸和英气夺人,它让男人成为舞蹈中主角的主角。至于男人具体是怎样表现这种舞蹈中的个性特质,我们暂且放下,不妨一起来看看他们表演和比赛的服装——燕尾服吧。


燕尾服可以说是一种体现西方最高艺术殿堂等级和礼仪内涵的文化符号,它一般采用黑、灰、藏青等沉着、低调的上等衣料,裁剪缝制的线条从肩部、领口和前襟挺括有形的清晰指向不间断地朝后背轻轻掠过,张弛有度的紧贴住腰部,连贯而流畅,再看看这种线条并没有像西服那样在人体中段截止,而是继续顺着下滑的趋势剪成两条长长的燕尾,以便让它们在运行舞步时形成飘逸飞扬的动感,和颈项天都处的洁白领结遥相呼应。身着这样的礼服,再配以玲珑剔透、晶莹闪亮的袖扣和高位紧致的腰封,把一个有文化、有教养、有风度的男士衬托得优雅而高贵,让文明社会中有知识有品位的男性魅力尽显无遗。就是这样一件完全有别于中国唐装、中山装和长袍马褂的燕尾服,世界顶级男高音帕瓦罗蒂、多明戈演出时穿着它,著名指挥家卡拉扬在维也纳金色大厅驾驭指挥全球一流的交响乐团时也穿着它,就是我国农民出身的作家莫言到瑞典领取诺贝尔文学奖时,同样也隆重地订做了一套。可以说,燕尾服体现的是一种文化,它表达了全人类对世界最高级别文化艺术之神的尊崇礼拜和终级向往。而穿着燕尾服的摩登舞引领者们也让我们第一次看到,男人在悠扬动听的音乐声中带领着女舞伴让这种高度和谐与梦幻美丽的舞蹈精灵在多维的空间中飞荡滑翔。穿着燕尾服的男人们带着女伴跳出了华尔兹的舒展飘逸,舞动着探戈的敏捷锐利,轻迈点踏着狐步的大气从容,又出人意料地飞跃起快步奔腾冲刺的势头,最后用连续不断的旋转,把一切阳刚豪情释放到高高的上空,在华彩的圆舞曲里让飞扬奔放的激情随着辉煌的乐章结尾短句四下迸发抛落,把深受其感染而如痴如醉的观众人群一起裹挟和席卷。以上这组镜头的文字描写正是当今英国黑池舞蹈节国际大赛的掌门人,世界顶级摩登舞冠军马科斯•休顿带着他的美丽舞伴让这种体现男性智慧等级、卓越能力和尊贵气质的舞蹈达到了一种“会当凌绝顶”“羽化而登仙”的高度,至今仍无后人能够企及和超越。


发布评论

分享到:

舞蹈猫

我的微信号:(左侧二维码扫一扫)欢迎添加!

拉丁舞者在运动中的自我感觉系统建立
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